實體與NFT數位藝術誰更有價值?一橫一豎,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2021-03-22|撰文者:石浩吉、劉家蓉

「別跟我說你功夫有多深…,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王家衛電影《一代宗師》

前言與摘要

藝術家Beeple一張以近七千萬美金於佳士得成交的NFT數位藝術作品從此轟垮傳統實體藝術的高牆?一個過去看似毫無價值的JPG電腦圖檔何以直追畢卡索頂級作品的天價?為何享譽國際的百年拍賣行肯張開雙臂擁抱數位藝術與虛擬貨幣?這一刻,我們可能正面臨著數千年來藝術產業與人類發展的另一個關鍵變革與轉折,本文將用幾個不同的層面來探討並記錄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一)NFT如何讓看似相互衝突的藝術與金錢一起變得獨一無二?(二)數位藝術對傳統實體藝術有何衝擊與反思?(三)實體與數位藝術誰更有價值?藝術創作的未來又將變得如何?然而,席捲而來的狂潮常會變成泡沫,但泡沫之後又終將留下精華,這"精華”其實是什麼呢?而這變革的過程當中是否又讓我們對於藝術的定義、價值與目的有了重新的思索呢?

張大千|潑彩萬峰青天(局部) 54x75cm;Beeple紀念自己連續創作 5000 天、每天一幅作品的數位藝術創作在佳士得以近七千萬美金天價成交;黃君璧|維多利亞大瀑布巨幅通景四屏(局部)為黃君璧最大幅的繪畫作品之一 186x372cm。數位藝術不再有傳統實體藝術保存、損壞、鑑定、紀錄等問題,但數位藝術價值真的會因此全面性地超越實體藝術嗎?

于右任|建館記巨幅四條屏台181x97.5cm x4為于右任極罕見之巨幅書法作品。名家的巨幅作品因為稀有且具有更高的創作難度所以通常價值不斐,然而數位藝術價值高低的評判又會有哪些不同呢?

(一) NFT如何讓看似相互衝突的藝術與金錢一起變得獨一無二?


「數位藝術哪裡算是藝術?」「這圖檔是用電腦畫的又存在什麼繪畫技巧?有什麼藝術性?」「影片和電腦圖檔要拷貝幾份都可以,這樣有什麼收藏價值?怎麼買賣?又怎麼證明真正的原作在你手上?」「藝術區塊鏈?騙錢的噱頭吧?」「這些旁門左道哪能跟畢卡索、張大千、溥心畬、常玉等大師的作品相比?」這些過去耳熟能詳且看似理所當然的批評與論點,如今全世界所有人卻被平地一聲雷般地震醒了,大家都不得不抬頭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原來,有人想出了一項區塊鏈的新技術「NFT」看似打通了數位藝術交易與市場的任督二脈,這又是怎麼做到的呢?

百年拍行佳士得首次拍賣Beeple的數位 NFT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竟以近七千萬美金成交,其實對傳統實體藝術有巨大的衝擊與啟發;KAWS|KAWS SEEING LAMP 人偶H:37cm、底H:20cm。就在當代藝術已經出現極大量”這些到底還算不算藝術”的討論時,當今最新的NFT數位藝術是否更把藝術過去封閉的高牆整個轟垮了呢?

NFT如何將藝術的錢幣結合成一種獨一無二的巨獸?

也才不過數年前區塊鏈與比特幣開始於全球蔓延並大行其道時,馬上有人打著區塊鏈「去中心化」、「資訊不可竄改所以不用依賴第三方認證」、「機制透明」等特色看似打中藝術市場的資訊不對稱問題,藝術區塊鏈的話題與應用也因此成為全球藝術產業的發燒話題,我們也曾討論過當時大部分所謂藝術區塊鏈應用當中提出的問題大多不見得真的需要用區塊鏈來解決(例如很多看似複雜的私有鏈其實用現有的網路伺服器架構也能達到一樣的效果),很多新創業者也只是在支付方式去連結比特幣或乙太幣來增加噱頭,所以最後大多雷聲大雨點小甚至無疾而終,並認為藝術區塊鏈要真的在藝術交易市場大鳴大放也似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詳見劉家蓉、石浩吉已發表之文章:《區塊鏈真的能改革藝術市場嗎?》)。

吳冠中|小鳥天堂35.5x44cm;Beeple的數位藝術創作Non-Fungible Elons再度展現出結合時事與諷刺的風格。原本難以賦予價值與藝術交易市場的數位創作在NFT出現之後似乎儼然變身為潛力遠超過傳統實體藝術市場的巨獸

但是,出乎大家預料的是,區塊鏈基礎之上衍生出的NFT技術卻讓藝術區塊鏈與數位藝術市場產生了爆衝式的躍進,當大部分人都還沒回過神時,藝術家Beeple的NFT數位藝術作品已經在全世界最大的拍賣行之一佳士得以近七千萬美金的天價成交,這股NFT狂潮也迅速在全球蔓延開來,最關鍵的是這次NFT已經在短時間內紮紮實實地創造出數億美元交易的熱絡市場並持續增長,究竟NFT解決了什麼問題才造就如此巨大的差別呢?

于右任、江兆申(引首)|前赤壁賦、後赤壁賦(長卷) (前)江兆申41x130cm、于右任41x500cm、(後)江兆申41x130cm、于右任41x340cm;溥心畬|崇岡蕭寺圖 98.8x37.3cm;溥心畬|松壑雲樓 97x33cm;溥心畬|麻姑獻桃祝壽圖 75x36cm。獨一無二的藝術與同質俗氣的金錢常被視為兩種極端,尤其講求清高的傳統文人畫家更是態度鮮明,然而NFT卻又是怎麼將藝術與金錢兩者合而為一的呢?

在藝術圈裡大家覺得最俗氣的東西是什麼?相信絕大部分人都會回答:「錢」(當然俗氣不見得等於討厭…),而更具體應該說是錢幣或鈔票,它們為什麼俗氣?因為它們都長得一模一樣,這張千元大鈔和另一張千元大鈔沒什麼不同,是的,他們本質上就像是Fungible token(同質性代幣)般無獨特性、可替代、可分割而毫無藝術價值,即使區塊鏈上使用的比特幣與乙太幣也一樣是同質性的Fungible token,所以大家更能理解過往傳統藝術圈會為何不太搭理區塊鏈了吧?然而,如果我們能創造出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代幣呢?如果我們能善用區塊鏈「去中心化」、「不可竄改」的技術特性百分之百確保每個代幣都永遠會是獨一無二的呢?而這樣獨一無二的特性跟每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是不是十分相似呢?

黃君璧|維多利亞大瀑布巨幅 186x372cm;知名的迷因圖「Nyan Cat 」(彩虹貓)的GIF圖檔以非同質化代幣NFT形式拍賣竟以超過56萬美金高價成交。如果能解決藝術品獨一無二、不可替代、不可分割的特性,數位藝術品跟實體藝術品一樣都能在市場上流通交易,甚至還能創造出比實體藝術更驚人的天價

那如果我們就利用區塊鏈的智能合約將每一個獨一無二、不可替代、不可分割的非同質性代幣(Non-fungible token簡稱NFT)去專屬配對某件獨一無二的數位藝術品呢?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從此每一個NFT數位藝術創作都有了一個獨一無二的專屬身分證與所有權以NFT的形式呈現,更離奇甚至諷刺的是,別忘了代幣token本身直接代表著(人說銅臭味最濃的)交易市場,而非同質性代幣NFT剛好就能直接將每個獨一無二的藝術品與這個交易市場合而為一,從此,無論是過去、現在、將來在全世界所有的數位創作都能透過NFT形式成為獨一無二的藝術創作所有權而走進金融交易市場,宛如一頭巨獸就此誕生,它對於傳統實體藝術的衝擊又是什麼呢?

溥心畬|花中之王-金閨國香圖 27x36.5cm;馬斯克表示將把一首關於NFT的電音作成NFT出售,Beeple隨即發文願意以6,900萬美金的價格購買該NFT(這一價格正好是3月11日佳士得拍賣他的NFT作品《Eve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的成交價),不過馬斯克後來又回覆Beeple說:要4.2億狗狗幣。「NFT數位藝術+網路社群」的威力與話題性已經完全點燃,暗示了數位藝術相較於實體藝術將有更巨大的市場潛力嗎?

噴發的NFT數位藝術市場能否重新定義藝術的範圍?

我們在過去發表過的文章裡多次提到藝術的範圍早不該侷限在繪畫與雕塑等傳統實體藝術(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這有「資格」稱作藝術?談藝術的階級與純粹》藝術簡史《藝術祂在想什麼?藝術最終想要什麼?》),所以,老實說我們的內心深處早已不認為藝術的範圍還是單由藝術史、學術機構、藝評、畫廊、拍賣公司、美術館等傳統藝術產業鏈上的這群人來定義,尤其杜象在百年前拿一個「現成物」(readymade)小便斗稱作為藝術品《噴泉》之後就早已打破了藝術的傳統邊界

杜象|噴泉 這個被倒放的小便斗很多人認為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藝術品;林風眠|紫藤雙鳥96x35cm;謝稚柳、張大千(題簽)|山水、花卉冊頁(局部) 34.3x34cm x12。其實杜象在百年以前就已經打破了藝術的邊界,然而藝術市場卻仍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不這麼認為,至少…數位藝術、行為藝術等在NFT出現之前先天本質上就很難在市場上交易

或者退一步說,我們也不止一次提到過「市場機制」在很多方面往往才是長期來說最佳且最有效率的運作模式(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藝術的基因傳承、突變、適者生存以及收藏家的真正功能》),換句話說,如果我們套一句導演王家衛經典電影《一代宗師》裡葉問的一段話:「別跟我說你功夫有多深,師傅有多厲害,門派有多深奧,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錯的,躺下囉,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電影《一代宗師》裡葉問對於功夫的一段話用在藝術市場似乎也有幾分道理;于右任、丁念先(題簽)|千字文39.5x27.5cm x33。中文字裡的「一”橫”一”豎”」這兩個字在電影《一代宗師》裡延伸出另一層特殊的哲理,如果也拿來看未來的實體藝術與數位藝術時是否也隱含著更多的啟發呢?

如果,我們就用「市場」當作功夫擂台來看這「一橫一豎」,如今連佳士得這樣大型的頂尖藝術拍賣巨頭都接受了數位藝術作品並拍出近七千萬美金的天價(佳士得甚至還接受買方用乙太幣付款),這價格不但遠超過絕大部分傳統實體藝術家的作品,甚至直逼畢卡索、張大千等頂級藝術大師的頂級畫作,這個結果似乎已經給了我們一定程度的答案。然而,NFT數位藝術對於傳統實體藝術的影響,難道就只是數位藝術終於有了市場行情嗎?事實上可能遠遠不止於此,我們可以先從幾個角度開始探討這些真正的衝擊與反思。

張大千|潑彩萬峰青天 54x75cm;畢卡索的這幅作品《戴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人》2018年於紐約蘇富比以4,980萬英磅成交。如今連佳士得這樣大型的頂尖藝術拍賣巨頭都接受了數位藝術作品並拍出近七千萬美金,此天價已直逼畢卡索、張大千等頂級藝術大師的頂級畫作(二)數位藝術對傳統實體藝術有何衝擊與反思?

試想當下如果有位不太關注網路訊息的資深藏家,幾十年來收藏與買賣張大千、溥心畬等大師畫作不下數億元,對於市場行情總是瞭如指掌且胸有成竹,今天突看到佳士得拍出一張不知道想表達什麼的「圖片檔」且以近七千萬美金成交?行情甚至遠超過張大千和常玉…什麼?佳士得?圖片檔?七千萬美金?…我們可以想像他當下那錯愕與不解的表情嗎?但這股歷史上無法抵擋的浪潮襲來,或許我們沒有一個人能夠忽略它,那我們真正理解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嗎?

常玉|四女裸像(藝術微噴)張大千、黃君璧|看松露滴身、行楷七言聯(二件一組) 88x44.5cm、134x34.5cm。張大千與常玉等大師的畫作行情在市場上常常已經相當驚人,但未來的數位藝術市場與發展會不會又更難以想像呢?

藝術創作從此沒了邊界?


如果我們繼續用「市場」的角度來看,過去「市場」認同的藝術創作應該是什麼樣子呢?大家都明白實體繪畫應該是佔據最大宗,然後一些雕塑與古董等實體創作也佔不少的比例,至於相片呢?影片呢?文章呢?甚至行為藝術呢?即使被認為有藝術價值卻不見得有市場來支撐,但NFT卻將這一切完全改變了,您知道連一篇名人的重要網路推特貼文都能用NFT拍出幾百萬美金嗎?

推特創辦人Jack Dorsey用NFT拍賣自己寫的第一則貼文,已被喊價超過250萬美元;溥心畬|流泉聽風圖 133x67cm;吳昌碩篆刻 周尚均制鈕 壽山胡人洗象鈕田黃石橢圓章 3.1x1.6x4.5cm。傳統藝術最常看到繪畫與雕塑等實體形式,但在NFT出現之後是否將打破藝術創作的邊界呢?

我們就來列出幾個看似瘋狂的例子:推特創辦人Jack Dorsey馬上用了NFT拍賣自己十五年前寫的第一則貼文,已喊價超過250萬美元;特斯拉創辦人Elon Musk表示將把一首關於NFT的電音作成NFT出售,Beeple隨即發文願意以6,900萬美元的價格購買該NFT(這一價格正好是3月11日佳士得拍賣他的NFT作品《Eve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的成交價),不過馬斯克後來又回覆Beeple說:要4.2億狗狗幣;NBA TOP SHOT 是基於區塊鏈的 NBA 數位蒐藏品平台,過去一個月以來NBA TOP SHOT上的10萬名買家總計就達成了2.5億美元的交易,美國一位31歲金融分析師2020年9月在NBA Top Shot交易平台上購買虛擬球員卡「Moment」,其中也包含湖人隊巨星LeBron James,當初花了大約17.5萬美元買下的卡片,竟在6個月的內飆漲至2,000萬美元。這些例子又告訴了我們什麼呢?

NBA Top Shot的卡片蒐集各球員們三分球、灌籃等生涯精彩時刻稱為「Moment」,需要排隊抽籤才能買到原本價值9到230美元的卡包中,若幸運抽中湖人球星詹姆斯等稀有卡片,單就其中一張NFT數位圖卡可能價值超過20萬美元;于非闇|梅竹文禽 115x46cm。數位內容透過NFT走進金融交易市場之後會帶來多大的改變與衝擊呢?

那麼,想想這世界存在多少名人的網路貼文呢?這世界有多少精彩的攝影片段呢?這世界有多少獨一無二的數位創作呢?那些原本幾乎沒有市場行情、不為人知甚至不被認可為藝術的作品,NFT化之後的藝術創作是否也從此沒了邊界?只要搭配上類似NFT概念的技術,那麼這些NFT數位所有權將使的所有原創的數位創作者就得直接站上市場擂台面對買家,然後,別說你技術有多深、創意有多厲害、概念有多深噢,藝術,兩個字,一橫一豎,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

溥心畬|流泉聽風圖 133x67cm;于右任|千字文 25.5x35xcm x22;數位藝術家Beeple作品天價其實可能只是一個開端甚至冰山一角,NFT數位藝術這隻搭上區塊鏈的巨獸未來發展恐怕難以想像,原因之一是否就和能直接搭上年輕世代與網路社群有關?

數位創作內容直接搭上年輕世代與網路社群


前文這樣嗆辣的觀點與說法是不是也有點像網路鄉民的感覺呢?我們也得特別點出這其實也就是數位內容與年輕世代網路社群共生的特點:直接、快速、散播、新鮮有趣、一清二楚,然後,大家有沒有意識到?這些特性剛好也就是傳統實體藝術產業最缺乏甚至令人詬病的地方,大家或許可以試著這樣思考一下,全世界最好的張大千畫作在誰手上?可能藏在林百里最隱密的私人密室當中,市場上最貴的常玉畫作在誰手上?可能藏在陳泰銘最戒備森嚴的私人會館,這些大師作品你有機會看的到嗎?資深藏家們可能會再補一句:「就算拿到你面前,你看得懂嗎?買得起嗎?」網路世代的一般年輕人面對這樣的情況、聽到這樣的話…你說煩不煩?氣不氣?這可能也是傳統實體藝術(尤其是部分業內人士拼命強調的「純藝術Fine Art」)圈一直以來難以推廣與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大家常常說大老闆都得在客廳最重要的牆上掛上一幅最好的畫作,來展現自己的財力與品味,但這個觀念會持續在往後代代流傳下去嗎?其實,並不見得…

張善子、張大千|虎嘯圖/行書黃山松虎詩 L:53cm;常玉|馬(藝術微噴)黃君璧|紅葉山鵲圖 122.5x57cm。傳統實體藝術收藏所需具備的經驗、資訊、財力、保存技巧以及鑑定與估價等難以透明的高門檻,常常會是年輕一代卻步的主因,NFT數位藝術品配合當今的網路社群世代卻幾乎轟垮了這些高牆

我們來舉個例子感受看看傳統實體藝術有著多高的門檻與阻礙:今天假設有一位對藝術收藏有興趣但毫無任何基礎的年輕創投富二代石小希,手上捧著一堆現金但不知從何下手,這時不知哪個朋友的朋友傳來一堆宋瓷等號稱剛好急需要錢才肯釋出的古董,藝術菜鳥石小希著實心動想說剛踏進收藏圈就遇到這麼幸運的事,這時她長年從事藝術拍賣的母親劉小蓉看了照片覺得有點不大對勁就馬上傳給她家跑業務的弟弟劉小宸看完馬上說:「全假的,千萬別碰!」石小希一驚心想原來古董的水這麼深;這時不知哪來冒出一位自稱新銳藝術家自告奮勇說他剛完成的一批原作一張五萬賣她,本來覺得這至少不會是假的了吧,但原本就是創投行業的她馬上想到這不知名藝術家作品就像新創公司一樣買來之後可以賣給誰啊?會不會之後價值歸零啊;這時眼前剛好走到一個藝博會上看到上百家畫廊,好多家畫廊都不斷強調自己代理的藝術家得過多少獎、未來多有前途,看她這麼有心就打折賣她一張五十萬,石小希心想這些當代藝術家雖然有經過畫廊篩選,但就像券商輔導中的一大票興櫃公司一樣以後能不能”上市”也很難說;最後乾脆直接找上拍賣公司買名家大師的總沒錯吧,誰知道大師名單一攤開看見張大千、溥心畬、黃君璧、常玉,趙無極等一長串,還有國外的畢卡索、班克斯、KAWS、奈良美智、草間彌生等等…,才知道原來還有一堆東西方藝術史得研究啊;接著她晚上勉強打起精神看完石浩吉與劉家蓉發表的幾篇文章(《東西方繪畫與藝術的差異從何而來?往哪裡去?》從齊白石、張大千到常玉《談文人畫的過去與未來》張大千《一位國畫大師如何追上畢卡索》常玉專題完整版《太極陰陽解析常玉》)之後,決定…還是先去上床睡覺了。睡著前她用手機隨手就新買了一張網路社群好友都在熱烈討論的NBA TOP SHOT…因為她半年前買的那張已經漲了十倍…

劉國松|子夜的太陽 82.9x167.9cm;羅展鵬|綻放 80x92cm。無論是古董、近現代或當代繪畫等傳統實體藝術,要真能完全理解並順利收藏其實得跨過極高的門檻與阻礙,但反觀數位藝術收藏就真的很容易嗎?

我們該進一步思考的是,難道數位藝術在NFT出現之後就完全解決了傳統實體藝術的問題嗎?數位藝術未來一定會完全輾壓實體藝術並取而代之?實體與數位藝術究竟誰更有價值呢?我們最後就來探討這些關鍵問題。

黃君璧|維多利亞大瀑布巨幅 186x372cm。難道數位藝術在NFT出現之後就完全解決了傳統實體藝術的問題嗎?數位藝術未來一定會完全輾壓實體藝術並取而代之?(三)實體與數位藝術誰更有價值?藝術創作的未來又將變得如何?

至此,我們從Beeple在佳士得以近七千萬美金成交的作品談起,然後討論到數位藝術、區塊鏈、NFT技術與各式案例等,但卻很少人仔細思考一個可能更關鍵的問題:佳士得為何選擇擁抱數位藝術拍賣並接受區塊鏈虛擬貨幣

佳士得的最大對手蘇富比也已經宣布跟進要為數位藝術家Pak舉辦NFT拍賣會

藝術巨頭也難抵科技世界與數位虛擬交易的洪流


還記得我們不時討論到藝術的範圍嗎?目前全球藝術拍賣總成交金額大約維持在150億美金左右且已少有大幅度增長,而兩家龍頭拍賣行佳士得與蘇富比的年成交金額也都各自維持在30億-40億美金的規模,說實在的,這傳統所謂的藝術真的算是很大的市場嗎?要是我們換個角度,如果我們把蘋果iPhone手機穿越時空放到50年前的藝術博覽會上,是否看起來也像個藝術品呢?(而且蘋果的展示店是不是甚至比畫廊還要有質感呢?)姑且不去討論iPhone裡面的軟硬體科技與網路社群功能,如今銷售這款「藝術品」手機的蘋果公司Apple一年做多少生意呢?上看4,000億美金年營收,是佳士得、蘇富比這樣藝術龍頭的百倍大,若再舉台積電做例子,台積電的晶圓若穿越時空擺在50年前的畫藝廊裡應該也是美得堪稱藝術品吧?如今台積電這個又美又精密的「藝術品」晶圓一年銷售多少金額呢?超過400億美金,幾乎是包含佳士得與蘇富比等所有全球藝術拍賣公司的年成交金額加總,而這也只是其中兩家較具代表性的科技公司。再回頭看看堅守著傳統藝術市場且最具代表性的兩家拍賣公司巨頭,規模真的很大嗎以人類發展歷史的宏觀角度來看真的配得上他們該有的影響力嗎

蘋果iPone手機以及台積電的矽晶圓產品若從人類發展的宏觀角度來看都堪稱科技藝術創作,而其實體銷售金額卻早已遠超過全球所有藝術拍賣公司的加總;清康熙 藍地白花雙龍戲珠紋大盤 D:37cm。堅守傳統實體藝術拍賣市場的巨頭佳士得、蘇富比其規模早已不敵科技巨頭與眾多的虛擬貨幣交易所,但NFT數位藝術品交易卻提供給他們前所未有的新商機?

如果我們先不再去看”實體”藝術品或科技產品,而是把眼光轉到”數位虛擬”交易的領域,目前全球最大的虛擬貨幣交易所之一Binance(幣安),其一天24小時的虛擬貨幣交易量就上看百億美金,也就是說Binance(幣安)一天的交易就遠超過佳士得與蘇富比兩家藝術拍賣巨頭一年的成交金額加總。看到這裡,我們如果是這兩家拍賣公司的老闆,面對難以大幅成長甚至時常停滯不前的藝術拍賣市場,我們的心情會是如何呢?又該怎麼做呢?其實,這一切又何嘗不是現有藝術市場所面臨的共同困境呢?這也是為何佳士得與蘇富比這幾年都越來越重視線上交易、網路社群、年輕藏家、潮流藝術等布局的原因,如今,他們又看到區塊鏈的NFT技術進一步將龐大的數位創作內容帶進了金融交易市場,這樣明顯的趨勢,這樣巨大的商機,他們不要嗎?如果我們現在問他們數位藝術作品究竟算不算藝術?虛擬貨幣算不算貨幣?你猜藝術拍賣巨頭們會想都不想地怎麼回答你呢?然後,有一天連某位名人的推特貼文NFT以及某張NBA TOP SHOT的數位球員卡等五花八門的數位內容都被一一拿上佳士得與蘇富比拍賣且天價成交時…你猜到時候他們又會怎麼說呢?

石濤、張大千(引首)|黃山雲海 29x102cm、29x265cm;行動網路區塊鏈與數位虛擬交易平台是新世代的大勢所趨。面對實體與數位藝術的世代交替,就真的一定得要「一橫一豎」把對方打趴下嗎?

實體藝術與數位藝術誰更有價值?


拍賣龍頭佳士得與蘇富比面臨數位藝術與實體藝術的世代交替所做的因應,不也是當今藝術圈每一位參與者都應該思考的課題嗎?現況下的NFT數位藝術交易是很火熱沒錯,發展潛力也十分巨大,但是,你能想像如果全世界每個人都把自己所有推特或臉書貼文都做成NFT的話難道都會有價值嗎?或者說,是哪些核心元素造就出藝術創作真正的價值呢?Jack Dorsey的推特貼文和我們的推特貼文價值會一樣嗎?就連Jack Dorsey自己的第一則推特貼文和日常隨便一則垃圾話貼文的價值又會是一樣的嗎?我們曾經提到過任何一種形式的藝術創作,是誰創作的(Who)很重要當時的時代與背景(When & Where)很重要,為了什麼而創作(Why)的動機與意義很重要,創作的方法與技巧(How)很重要,創作的媒材是什麼(What)也很重要。就以書法為例,真正的好書法指的其實並非單純的書法線條或技巧本身,所謂神級書法通常更是同時濃縮記錄了作者的人品、當時的時代背景、當事人的心境、書法功力與技巧甚至還包含了媒材的珍貴性等故事,這些面向綜合在一起才能成就出真正的神級書法(詳見石浩吉、劉家蓉已發表之文章:《從神級書法家作品談書法對繪畫的影響及意義:是文字?線條?還是那道不盡的人生哲理?》)。更重要的是,你發現了嗎?這些建構出藝術創作核心價值的要素其實同時個別適用於實體與數位的藝術創作

草間彌生|直島限定紅色南瓜、黃南瓜、紅南瓜(三件一組) 8.5x13.5x13.5cm、H:9.5cm x2;極具創意並充分發揮網路區塊鏈特性的NFT專案Hashmask已經是以太坊上最成功的加密藝術品銷售案例之一。

所以,我們不能簡單地用二分法來判定實體與數位藝術哪個會比較有價值,因為同樣都是藝術創作,同樣都是獨一無二的,也都一樣要透過誰創作的(Who)、當時的時代與背景(When & Where)、為了什麼而創作(Why)、創作的方法與技巧(How)、創作的媒材是什麼(What)等要素來綜合判斷才能評判各自價值的高低,那麼,實體與數位藝術兩種創作形式本身又哪裡真的需要去把對方打趴下呢?電影《一代宗師》裡的這段「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站著的才有資格講話,你說這話對嗎?」別忘了它其實是用疑問句結尾的,事實上,電影裡的葉問與宮老爺子的決鬥是同時用盡了功夫與智慧所以最後兩個人都是站著的,而且不但分出了高下卻也保住了雙方世代接替的面子。其實,當今實體與數位藝術的世代交替又何嘗不該是如此呢?

電影《一代宗師》裡葉問與宮老爺子的決鬥到最後兩個人都是站著的,而且不但分出了高下卻也保住了雙方世代接替的面子,其實也回答了葉問自己在電影一開始的提問

藝術創作的未來將變得如何?


所以,我們相信很久的將來無論實體藝術或是數位藝術都仍會同時存在,只是實體藝術有可能會變得越來越稀有,甚至有一部分可能演變成創作技法幾近失傳的古董,也因此他們的價值可能變得極高,且受到人們集中且小心翼翼的保存著(不知為何讓我想到電影《銀翼殺手2049》裡的很多段劇情),因為這些實體藝術品記錄了人類發展過程當中每一段很重要的歷史,當然,數位藝術的整體產值很可能將遠遠超過實體藝術,而即使有了NFT等類似技術確保這些數位內容的所有權,但由於太容易大量複製且NFT本身的供給數量也將變得十分龐大,單一NFT的平均價值也將會降至極低,但就像具備藝術史重大意義的實體藝術品價格永遠能夠持續上漲,NFT數位藝術當中極少數對人類歷史發展具有重大紀錄意義的NFT也應該能持續享有很高的市場價值。但這些都還只是針對未來的市場與價值在討論,NFT對於未來藝術的走向與人類的發展來說更核心的意義是什麼呢?

經典電影《銀翼殺手2049》討論複製人與人類的議題當中,其實觸碰了很多人性與藝術最可貴且核心的意義;清康熙 五彩十二花神杯之一 6x4.5cm。我們相信往後很久的將來無論實體藝術或是數位藝術都仍會同時存在,只是實體藝術有可能會變得越來越稀有,甚至有一部分可能演變成創作技法幾近失傳的古董

是的,我們前一段結論其實暗示了現況火熱甚至瘋狂的NFT藝術品交易價格終將變成泡沫然後破滅,但這又如何呢?就像2000年網路科技泡沫卻也去蕪存菁地造就了Google、Amazon、Netflix等網路巨頭乃至於後來的Apple、FB等公司崛起而改變了全人類的生活,NFT在泡沫之後勢必也會留下最重要的精華繼續影響藝術的發展,這"精華”其實是什麼呢?當今全球的股票市場總市值已經超過100兆美金,但有沒有人思考過,那些自認為十分了解蘋果、台積電且時常進出股票的人…這輩子真的有親眼看過蘋果或台積電這兩家公司實體嗎?他們真的有拜訪過蘋果的總部或台積電的新竹廠房嗎?他們有親自見過這兩家公司的老闆或董事會高層嗎?那為什麼他們敢買賣這兩家公司的股票呢?關鍵字就在於「信任(trust)」,他們確實沒真的去過蘋果或台積電公司也沒見過公司老闆,但他們「信任」股票交易所這個平台以及其伴隨配套的公司財報簽證會計師、股票交易證券商、手機下單軟體等整體機制,所以才敢放心下單買賣這些上市股票。然而,同樣的問題在過去的傳統藝術圈又是什麼情況呢?藝術市場也有建立出足以讓大家「信任」的交易平台與整體配套機制了嗎?並沒有,我們甚至可以直說就連佳士得與蘇富比這樣的藝術拍賣巨頭其交易平台做的都還遠遠不足夠好,尚無法建立起如全球各大上市股票交易所同等程度的「信任」機制,就更遑論其他規模更小的拍賣行或藝術從業機構了。

絕大多數股票投資人沒真的看過蘋果的公司實體,卻敢交易其股票,關鍵在於「信任」股票交易所這個平台及其整體機制;常玉|黑白雙馬(藝術微噴)。傳統實體藝術交易確實很難打造有如全球各大股票交易所的「信任」交易平台,但區塊鏈、NFT、數位藝術卻一起開出了一條可行的道路

當然,藝術品與公司不能完全拿來對等比較,實體藝術品本身就像是個不記名的動產(相較於所有權需實名且實價登錄的不動產)先天上就難以留下能百分之百受到信任的交易紀錄,這也是藝術產業充滿資訊不透明或不對稱的核心原因之一,然而,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資訊不可竄改」等特性剛好就能解決這個記錄的「信任」問題,但目前比較適用在數位內容創作上,然後NFT技術又解決了數位藝術獨一無二的可交易性問題,簡言之,區塊鏈、NFT、數位藝術三者一起首度開出了一條可行的道路來創造一個可被高度「信任」的平台交易機制,可能還不到完美,但卻是一個目前為止最足以樂觀期待的開端,NFT會經歷泡沫化甚至被更好的技術或機制所替代嗎?很有可能,但我們相信NFT導引出的這個追求「信任」的平台交易機制才是被時間沖刷後真正會留下的”精華”,也才是未來會繼續影響藝術市場與人類發展的最大關鍵。

于右任|建館記巨幅四條屏台181x97.5cm x4為于右任極罕見之巨幅書法作品。NFT能解決數位藝術的很多問題,但對於現存的實體藝術所面臨的保存與種種限制有沒有解決方法呢?

最後,我們還是得更深入的往下思考:NFT為什麼終究會出現呢?因為要解決數位創作的市場交易問題,那麼為何數位創作需要有交易市場呢?因為數位創作內容已經極為龐大且需要一個市場機制來長期刺激這些內容的增長,這也才是NFT會出現的根本原因,但又為何如此呢?大家有沒有發現,眼前人類世界的運作正在一步步邁向虛擬化,大家買東西不但漸漸開始用不到現金鈔票了,甚至也已經開始不用出門,然後交友、聊天、工作、生活等都開始搬到虛擬的數位網路上,這個趨勢繼續下去,電影《一級玩家》甚至《駭客任務》的情節會發生嗎?或者說,多久以後就會發生呢?而這些虛擬世界又需要多龐大的數位創作內容才能達到呢?這樣大家想明白NFT市場與藝術發展的真正意義了嗎?實體藝術、數位藝術、NFT、交易市場等可能只是人類創作發展的過程與獎勵,創造出各式各樣甚至一層又一層的嶄新世界可能才是人類不斷創作的最終目的

有如電影《駭客任務》與《一級玩家》的虛擬世界何時會出現呢?NFT數位創作市場可能就是那個加速器

有人會問:「那些實體藝術最終會難以保存要怎麼辦呢?」大家聽過「金本位」嗎?全世界有很長一段時間每單位的貨幣發行都需要存放一定重量的黃金鎖在保管單位以確保該貨幣的價值以及可交易性(換句話說也就是利用黃金抵押換取「信任」),那有沒有可能,我們也可以把畢卡索、張大千等大師的真跡實體畫作安全又完好地存放在一個大家都能信任的保管機構,然後在虛擬世界完整複製出一模一樣的作品供人(以AR或VR等方式)欣賞並附上獨一無二的專屬NFT來交易呢?如此一來,實體藝術就也能夠數位化並解決保存與市場流通等問題,如果這點真的可行,那麼,我們每個人的身體與靈魂呢…

本文圖片與繪畫作品來源帝圖藝術2021迎春拍賣圖錄台灣歷史博物館授權帝圖科技文化發行2017 相思巴黎館藏常玉展─藝術微噴、CC等。



關鍵字:NFT、區塊鏈、Beeple、數位藝術、書畫